目前日期文章:200905 (8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  血;染紅了他的雙眼,我看到他浴在血中。生命在恐懼之前毫無意義,暈眩令我站不住腳,搖搖欲墜;每個細胞都在顫抖,掙扎著發出哀嚎鳴動,恐懼將我想維持冷靜的心一瓣瓣撕裂,胸口彷彿赤裸敞開,無力。在最後之前我能活著嗎?

  我不知道。



  趙耀祖和洪文碇跑過了一間間無人的教室,見許多教室的課桌上課本都還放著,或是黑板上還留著寫到一半的字,兩人只感到一陣寒意由背脊傳上來。

  「事情好像真的不大對勁啊──」

  「這……人都到……哪裡去了……」

  「我也不知道。」

  趙耀祖應聲。「沒辦法了,看來我們要繞遠一點……會怕嗎?」

  「誰怕了?」洪文碇努力克制心裡的顫抖,不甘示弱地回答:「現在打算怎麼辦?」

  「這還用說嗎?從老師辦公室開始,」趙耀祖推了下眼鏡,沉聲道:「搜查全校!」

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你覺得她好不好追啊?」

  「我怎麼知道啦。」

  「如果寫情書給她,她會不會收啊?」

  「會吧……」

  「不曉得直接跟她要手機號碼會不會很瞎啊?」

  「不會啦……」

  一直到第二節下課放學之前,我都遭受著兩個方面的精神攻擊。

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血;染紅了他的雙眼,我看到他浴在血中。生命在恐懼之前毫無意義,暈眩令我站不住腳,搖搖欲墜;每個細胞都在顫抖,掙扎著發出哀嚎鳴動,恐懼將我想維持冷靜的心一瓣瓣撕裂,胸口彷彿赤裸敞開,無力。在最後之前我能活著嗎?

  我不知道。



  一有同學醒來後曾啟銘不敢再看「她」,只好閉上眼睛收斂心神,聽著同學們討論關於白光的事情。後座的趙佩涵悠悠轉醒,看曾啟銘還是用著一貫的姿勢坐著,立即拍著對方肩膀問道:「怎麼回事,怎麼會有剛剛那白光啊?」

  「不知道。」曾啟銘搖頭回答。「妳問我,我去問誰?」

  這時歐陽隼緩緩地從前門走進,曾啟銘上前一把抓著他質問道:「你這傢伙該不會知道這白光是什麼吧?」

  「白光?」被質問的人輕輕推開對方的手道:「剛剛那白光嗎?」

  「廢話!不然是哪道光?」曾啟銘依然揪著他的衣角道︰「平常都很鎮定的你怎麼突然會這麼驚慌?甚至還臉色大變的衝出教室,究竟發生了什麼事?莫非你早就知道會有那個鬼白光?」

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等我們衝回到補習班教室的時候,已經遲到兩分鐘了。原本很擔心,因為這個老師向來是以機車出名的,每次有人遲到就會講些酸溜溜的話來酸人,不過聽其他人說今天不曉得為什麼,老師好像來了之後又有事情被電話叫走。

  「賽!」才剛坐下,阿碇就壓低聲在我耳朵邊講:「又被你賽到了。」

  「干我屁事啊!」

  「對了,剛剛我看見樓下辦公室有個新來的女同學穿我們學校的制服喔——」

  「是我們學校的又怎樣啦?我才剛結束一段真誠的戀情耶!」

  我指著阿碇的鼻子說:「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情擺在我的面前,但是對方沒有珍惜,等到了失去的時候她們才後悔莫及,塵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,如果……」

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血;染紅了他的雙眼,我看到他浴在血中。生命在恐懼之前毫無意義,暈眩令我站不住腳,搖搖欲墜;每個細胞都在顫抖,掙扎著發出哀嚎鳴動,恐懼將我想維持冷靜的心一瓣瓣撕裂,胸口彷彿赤裸敞開,無力。在最後之前我能活著嗎?

  我不知道。




  六月的天氣一半是燥熱,另一半則是悶熱。

  梅雨季節才剛結束,大地吸收的水分此刻正被烈日緩緩地趕出來;晴朗無雲的時候暑氣會隨著藍天消散,一旦蒼穹披上了灰濛的雲幕──尤其是在台北這種盆地地形──無處可逃的水氣只會讓周圍似個蒸籠般愈見悶熱。

  湛藍的天空雖飄著成堆的積雲,卻也無法將炎熱的暑氣遮蔽。唧唧的蟬聲不斷地在空中迴響,而燥熱的水氣在地面形成一道海市蜃樓的奇景;這是屬於六月天裡燥熱的景象。位於台北市鬧區的一所學校,由於七月要進行綜合學力測驗,所以一般的學生們應該都緊鑼密鼓的在準備著。

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哇咧!太機車了吧?」我哀嚎著。

  剛剛衝過馬路的時候,路邊有人在施工挖管線什麼的,明明阿碇跑過去就沒事,偏偏我過去就是一腳踩到一灘水泥,現在整個鞋子都是濕搭搭的水泥。

  我一邊跺腳甩掉水泥,一邊要用書包打阿碇,結果不小心一個重心不穩,就摔倒了。
  「呀——」女生的尖叫聲。

  咦?我倒下去的地方怎麼這麼軟……這軟綿綿的感覺……

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天色慢慢變暗。

  其實進入夜晚的台北並不是黑色的天空,而是呈現紅色或者是黃色的天空。

  又因為這種充滿霓虹燈反映的夜空其實還算是滿亮的,所以幾乎是看不見星星。

  在這片異色天空下的我,正跟著一群目的跟我差不多的人,走在這人擠人的補習街。

  每天晚上補習街這裡總是擠滿了人,正確的說法是擠滿了學生。

  不管是老的小的,全部是學生。總而言之,要去補習班的人我都算他是學生,而這些學生多到我連去便利商店買個涼的都得排上兩三分鐘。

  當然並不是說渴到非買飲料來解渴的地步啦,我來這裡買涼的,純粹是為了她。

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華嚴經 偈
  「過去無量劫,安置未來今,未來無量劫,迴置過去世…」
普賢行願品 偈
  「無量劫即一念,一念即無量劫…」



  「想不到我上居然會同意您的計劃,真想不到啊!」

  說話的男人有著一頭白如初雪的飄逸銀髮,狂吹的夜風中那銀髮猶如繁星傾洩的瀑布般在漆黑裡舞動;他艷紅的唇,白嫩自然的膚色恰與黑夜相稱,優雅的動作更彷若黑夜帝王般的尊貴傲人。

  他所駕駛的血紅色Ferrari 360 Spider 跑車以風吹起來是暢快舒適的速度在陽金公路上奔馳──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的。而坐在他身旁的少年閉著眼睛,似乎是在享受那加速度與離心力在交合瞬間所產生出的快感。

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